IF YOU SET OUT FOR ITHACA

 

 

Time : Around 90 mins

In Production 後期製作中

IMBD, 豆瓣 

Language: Chinese, English, Arabic, Kurdish, French, Italian, Swedish, Finish,Estonian, Greek,Pashto

語言:中文,英語,阿拉伯語,庫爾德語,法語,義大利語,瑞典語,芬蘭語, 愛沙尼亞語, 希腊语, 普什图语

 

Every summer in the last three years, 9 months in total, as the only asian on board Erni has been traveling with a group artists and sailors from 14 different countries in Europe, on a century- old wooden boat built in 1927. Berthed at various islands and port cities between the Baltic and Mediterranean Seas, travelling to numerous cities, towns and ports.

When the final trip took place in Greece in 2016, the whole world was witnessing the biggest wave of mass migration since the Second World War. Tiny islands that were previously known as sleepy holiday hideaways on the Aegean Sea were turned upside down overnight into ground zero of the refugee crisis.

The three islands make up the three episodes, mingling reality with poetry and fantasy. Among the rolling waves of the sea, they are heading to Ithaca, a home that everyone hopes for. However, Europe is full of emerging crisis at present. Confronted with radical changes, the journey become un-known, everyone developed themselves on the way to Ithaca, heading for the rediscovery of homeland, the hope of human kind.

2014年至2016年,三年來的每年夏天,作為唯一的亞洲人,我跟隨歐洲14個國家的50多位表演藝術家與水手們一起,搭乘一搜建於1927年的百年木帆船,航行在波羅的海至地中海的各個島嶼與城市,以古希臘史詩《奧德賽》為名,去往十四個國家的無數城市做戲劇表演。

經濟危機,難民危機,歐洲的社會變化也跟隨我們航程產生了巨大的轉折,這是一次漫長的旅程,尤其是當我們2016年去往希臘諸島的時候。我扮演了來自中國的“荷馬”,講述一個普通亞洲女孩眼中的歐洲史詩。

 

如果你启程前往伊萨卡,但愿你的旅途漫长,

充满奇迹,充满发现。

莱斯特律戈涅斯巨人,独眼巨人,愤怒的波塞冬海神, 

不要怕他们, 

你将不会遭遇这些怪物, 

只要你偶尔兴奋的思想高昂 

强大着你的精神和身体。 

莱斯特律戈涅斯巨人,独眼巨人,野蛮的波塞冬海神 

你将不会与他们遭遇 除非你将他们打包进你的灵魂

除非你的灵魂与他们面面相觑。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但愿那里有很多夏天的早晨, 当你第一次停泊在陌生的港湾, 

你会拥有许多灿烂的早晨,多么愉悦,多么欢欣; 

请永远记住伊萨卡,记住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千万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 

最好当你抵达时,你已白发红颜 

到达伊萨卡不会让你盆满钵满,

然而旅途本身已让你富有丰盛 

伊萨卡给了你奇迹般的冒险 否则你也不会启程 现在她已无以馈赠, 

若你觉得她贫穷,而你已满腹见识

那正是她要告诉你的

你也就懂得了伊萨卡的真谛 

——《伊萨卡岛》康斯坦丁·卡瓦菲斯(Constantine Cavafy)

 

 

 

记得在高中,大家忙着准备考试,我偷偷看课外书,第一次读到这首诗,激动地抄写在自己的日记本上。

这首诗给了一个来自中国,在一个小城市读高中的小女孩,做梦和尝试飞翔的勇气。

伊萨卡,希腊神话奥德赛中奥德修斯的故乡,正如奥德修斯一样,这是我来欧洲的原因,而奥德赛,原本字义就是漫长且曲折的冒险。

2014年在法国的IETM会场,我忽然听到有人在念诗,“如果你启程前往伊萨卡,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他们在介绍一个欧盟文化的项目,叫做《遇见奥德赛》,一个现代奥德赛的旅程。

经过快半年的说服与沟通以后,作为唯一的中国人,从2014年到2016年的每个夏天,每年来自欧洲各国的艺术家将搭乘一艘百年木质帆船,同船上的水手与船长一起,在波罗的海和地中海的各个港口城市开始这场漫长的旅程,共同前往一个名为伊萨卡的家。

一艘帆船可以驶进大海,也可以驶进历史与生命。

欧洲疾风骤雨般的变化,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新的奥德赛,从经济危机到难民危机,人们正在跨越同3000年前荷马史诗奥德赛的同一片地中海。

 

我是外国人,没有办法完全去理解欧洲的文化背景,很多时候,我什至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这样的感觉似乎很孤独,尤其是在今天民族主义的浪潮之下,很容易将我置身于一个不属于此地的身份。我要如何与他们一起生活?需要放下一切我熟悉的东西,这一切很难,也很简单。忽然,我变成一个没有国家的人,一个新生的小孩,去遇见所有人,去在现实的世界中,诞生出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想像的国度。

拍摄这部电影,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一次彻底改变生命的体验。

如同剥洋葱一样,我以我自己的经验,在寻找一种让人类超越国界,超越语言,超越文化一起生活的可能。逐渐,我从历史的脉络中寻找到了一个属于独立个体的生命体验,我与一个难民小女孩相遇了,就像遇见了我自己在另一个时空与历史脉络中一样。

这是一部带有虚构成分的纪录片,在剧情里,我找重演绎了旅程中的不确定性,以及行程中的困难与焦虑。我以每个岛屿为篇章,并给予它们一个虚构的名字。以岛屿为世界,带着自己的叙述与想像,正如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中那些轻盈感受。回声,我讲述个人在历史中的回忆。家,我讲述共同生活与独立新生。小女孩,我讲述简单与纯粹小孩子的视角,我与小女孩的相遇。

在电影中,我邀请大家来跳舞,这是伊卡利亚岛的传统舞蹈,是一个没有关闭的圆圈,出发的地方并不是你最终的目的地,我们的经验并非只是封闭的,影片中出现的人们一起,包括艺术家,难民,水手,岛屿居民,一起手拉手跳舞,不停地,有新的人加入,不断地改变。

 

生命充满可能,永不止息。

这部电影,庞大充满变化的社会体系中,作为一个普通,微小,独立的个体发出人类真挚的信号。在我们的危机四伏的社会里,充满了恐惧与不安的今天,试着打破集体主义,经验主义,民族主义的牢笼,去描写一个人和她充满关心,分享,没有国界的生命可能。

5.jpg

 

无尽的战争与灾难,我们所感知到的人性世界似乎成为了永恒的沙漠,如同人的一生,名誉和成功成为过眼云烟,最后我们留下什么?我想是一份对于爱的渴望。每一份爱,它足够渺小,又至关重要,如果没有它,人心就如同荒芜的沙漠。我拍摄这部电影获得了一种不死的爱的渴望,一种对生更深刻的信仰。

在今天世界逐渐走向民族主义的胜利之时,以一个普通人的经验,回归到一个小孩子的的简单和纯粹,去给予生命一种超越国界,信仰,理解彼此的可能。